判斷一張畫面的美醜的標準在哪裡?為什麼有的畫面會讓人興奮,又有的畫面會讓人心曠神怡?

 

想要徹底了解這些問題癥結,就必須先了解我們的「視覺」的基本結構是什麼。就像「魔鬼總動員」的電影裡阿諾演的機器人在尋找攻擊對象時,體內的電腦不斷地將兩眼的攝影機送進來的影像資料坐運算處理以來決定下一步動作一樣,我們的「看」的行為,其實是一連串的「比較」與「計算」的行為。也就是說,只要我們張開眼睛開始「看」東西,我們的視覺系統(包括我們的眼睛和大腦等)就在不斷在進行「比較計算」。而美醜的判斷或視覺後的心理反應,全都是這些比較和計算的結果。

 

比較計算什麼?主要有兩大類,第一種是將眼底所看到的影像內容與我們大腦既存的記憶互相比較,試圖在記憶中找出類似的影像,同時比較其中的差異作為下一步行為判斷的依據。第二種則是將眼前所看到的影像中所有視覺元素資料相互比較,來計算其中的差異與變化以為下一步行為判斷的依據。這兩種「比較計算」不但都建築在我們視覺行為的結構中,而且都會被我們的大腦以極短的瞬間完成。

 

我們在畫面中看不同性質的「線條」會有不同的心理反應,正是因為這些「比較」行為的結果。由於我們都是地心引力的永生俘虜,我們的生活絕對逃不了地心引力而來的垂直線(物體落下的經路)和水平線(受地心引力拘束的水面)的控制,而且就像航行在大海中的船隻必須依賴現在與星宿間的關係才能判定現在所在的位置一樣,事實上我們的視覺無時不刻都在比較計算現在自己與自然界這兩大線條的相對關係,以便我們控制身體的運動神經和肌肉,掌握目前自己在自然界環境中所處的狀態。換句話說,我們的視覺其實隨時都在看著眼前的地平線與垂直線的。再加在我們自然界中絕少的看到筆直的直線或變化絕對規律的曲線,不論是樹支、岩石、山岳地表的稜線都是不歸現則的近似直線或曲線。因此視覺中顯現的任何線條會因為他們與這三種線條的相對關係,而出現特殊的意義。

 

例如我們水平的睡在地上身體的肌肉最放鬆、最平穩、最安靜,自然界的任何物體也都要在水平狀態時才能如此,所以影像中的水平線給我們穩定、安靜、最沒有活力的感覺。因此水平線比較長、比較多或橫寬構圖的畫面,讓我們有優雅、穩定、安靜、寬廣、的感覺。

 

我們歪斜的站著身體就要往下跌倒,自然界任何沒有支摯的物體如過歪斜也必如此,所以影像中的斜線會給我們動態、有活力、比較砂雜的感覺。我們筆直的站著,雖然比斜站著要穩定,但是卻沒有睡在地上那麼平穩不費力氣,影像中垂直線給人的心理效應也是如此。我們視平面中所見物體永遠以近者在視野下方遠者在視野上方的秩序排列,所以越是縱長的畫面或是垂直線多的畫面,越讓我們有深遠、前進、上升的感覺。

 

相同的,自然界變化不規則的近似直線則讓手繪的線條則有自然與溫暖的感覺。

 

反之,筆直的線或規則變化的曲線如絕對的圓,則讓我們有呆板、機械、冷漠的感覺。

 

這些線條與視覺心理之間的對應關係,都是我們的大腦將影像中的資料(視覺元素)拿來與大腦記憶庫中既存的生活經驗(自然界的水平線、垂直線、不規則直線與我們的生活間所發生的關係)做「比較」之後所得的結論,我們的視覺心理便依這個理論產生。這是第一類的必較。

 

同樣是兩條線,我們看兩條平行的線會覺得索然無味。而一直一斜的兩條不平行直線比較吸引我們的注意力,一條直線與一條波浪狀的曲線則教我們不自覺的看的更久,但是同樣是波浪狀的曲線,如果兩條一模一樣互相平行的話,又難免叫我們失去看的興趣了。這些都是因為我們的大腦會自動將影像中所有資料相互比較,計算其中的差異。如果其中的差異很少甚至完全沒有差異,我們就會失去繼續看下去的興趣,所以這種畫面比較安靜、穩定缺乏動力。如果其中不但有許多差異(變化),而且差亦一再呈現(漸進的)規則甚至不規則的變化,我們視覺心理的傾向就勢必會引導我們繼續看下去,直到這種差異被我們「比」完為止。這種「有許多差異可資比較」的內容便是許多影像所隱含的「視覺動力」或「耐看」的來源,我們的視覺在這種「比較到底」「繼續看下去」的行為中所需的時間,也是許多作品具備「時間感」的來源。這是第二種比較。

 

我們的視覺行為隨時都在同時進行這兩種比較而且在瞬間中完成。「沒的比較」的,如一律穿著制服的隊伍、紙上排列整齊的硬幣、用尺畫的直線、用圓規畫的的圓圈,都會讓我們覺得太人工化、索然無味。「有得比」而且元素間的差異可以必較出某些規則變化的,如透視的線條、大數的剪影、貝殼或人體的曲線,都可以讓我們在視覺中感到韻律、律動感。

 

吳嘉寶 1990

Copyright © Wu Jiabao.

著作權為吳嘉寶所有,任何形式的複製,均應事前徵得作者的書面同意。

Copyright © 2020 視丘攝影藝術學院. Web Maintained: Redd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