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嘉寶 2002

中華攝影教育學會 理事長 

這,的確是個十倍速的時代。

還記得,一九九四年香港藝術中心舉辦兩岸三地攝影研討會時,一位台灣藝術家,在會上提出讓大陸與會學者、攝影家憤慨不已的:「大陸攝影落後台灣三十年」發言,才不過幾年,大陸已經在去年一年之中,就連續舉辦至少三場大規模的「國際攝影節」,台灣呢?。仍然是去年。在大連舉辦的攝影理論研討會,就有大陸將有三十幾所大學即將成立攝影系的消息,台灣呢?當我們再回想一九八五年到一九九五年之間,台灣各地攝影藝術發展的熱絡景象(單單台北就有四家以上的私人攝影藝廊,四家以上大規模的民辦攝影教育機構,演講、攝影集出版、展覽都可以吸引大量觀眾),現在呢?九五年前後,面對國際間(姑且不論吳天章、陳順築、陳界仁、王俊傑、姚瑞中這些美術界出身的影像作家),至少從攝影界,我們還可以拿得出像何經泰、周慶輝、黃建亮這些作家,七年以後的現在呢?這七年來,台灣出了幾位可以面對國際舞台還可以算是「獨特」的攝影家?如果我們把幾乎是「唯一」的張乾琦搬出來,恐怕還有很多人要質疑他算不算台灣攝影家呢!

公元兩千年,美國聖地牙哥攝影美術館 MoPA 要我擔任 The Louis Stouman Prize 的參選提名人,就指定要我提名四位華人攝影家。當預定今年八月韓國漢城近郊舉行的東江國際攝影節要我擔任「外籍攝影家大獎」的參選提名人時,我還在心裡盤算要和 Louis Stouman Prize 一樣,分別從台灣、大陸挑選哪幾位攝影家的時候,主辦單位就已經來信要求,因為出錢的地方政府希望這個獎可以「順便」慶祝中韓建交十週年,希望我只要提名中國大陸的攝影家就好了。

這,固然是台灣必須面臨的政治現實問題。但是希望我們能夠看見這種政治現實背後,隱藏的還有一個更嚴肅的議題是「文化腹地」的問題。我常想,台灣到底具備可以建立足以在國際間動見觀瞻的巨大文化體所需的「文化腹地」嗎?不論從建設文化所需的人才、理論、教育環境的角度,或者從供應人才生存所需的文化消費市場的角度看,台灣到底擁有(或者,還剩下)多少「腹地」?即便能夠,台灣過去四十年來為了全力發展經濟,幾乎徹底漠視文化建設的施政方向,是否早已將在台灣建立明顯有別於鄰近地區的「台灣文化」的機會喪失殆盡了。

同樣問題,也不只發生在香港、台灣而已。除了「斯堪地那維亞文化」這樣的名稱外,我們聽過丹麥文化,芬蘭文化嗎?除了「歐洲文化」,我們聽過比利時文化,瑞士文化嗎?是的,如果我們不用「區域文化」、「文化分工」的角度來思考,面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這些攝影大國,我們實在很難想像,台灣攝影文化的前途在哪裡?

從這樣的角度,我們回頭再想,就會越發高興當年本會開始致力於「推動攝影理論研究」的方向是正確的。是的,我們是缺少「創作場域、消費文化」所需的「腹地」,但是我們有「腦袋」這樣的豐富資源,足以讓我們在攝影領域的「區域文化」分工上佔有一席之地,我們為何不善加利用呢?

 曾經不止一次,也不只一兩位,從先進國家學成歸國的學人一再向我反應,這幾年的學術研討會太枯燥了,對「攝影」而言離題太遠了,離我們的興趣也太遠了。為什麼不用影像來討論影像呢?我想會有相同想法的人,應該不在少數。

 姑且不論「用影像是否可以『討論』影像」這種弔詭的問題(「討論」這個字,都是「言」字邊!)。只要我們想想,一九八零年代以後,台灣到底出了多少攝影家,有多少攝影作品,可以讓我們在「國際!學術!」研討會談?而且對這些作品我們要「談什麼」、「如何談」呢?

 當然這些意見,也是我們在最近幾年的研討會中增加「藝術家座談」,甚至今年的研討會中增加「媒體專家座談」以及「作品集指導與討論」的項目的原因。但是如果我們回想從有學術研討會以來,到底是哪些內容讓我們真正的「得到」東西,可以真正「用出來」的呢?是圍繞著藝術家座談所得到的種種內容嗎?(座談會裡看見的作品?藝術家關於作品的談論?),或者是圍繞著研討會的「論文發表」所得到的種種嗎?(論文裡面闡述的觀念、理念?)。或者我們也許應該這樣問,這樣的國際學術研討會的舉行,到底對哪些人最為有益?與會的會眾?應邀來台的境外學者?撰寫論文的所有國內外學者?會後拿論文集當教材或研究材料運用的會員老師?

 除了促進台灣的攝影界與國際間以及兩岸的攝影學者,促進會員老師和藝術家之間的交流的意義之外,我想本會舉辦這個國際學術研討會的最大意義(或說最大的成就!)應該還是在於直接促使每一年研討會都有十數篇的攝影及影像理論相關的論文在台灣『問世』吧!研討會中所有的談論,所有因談論的激盪而來的火花和記憶、所有作品影像的映照和記憶,都「只能」傳播給出現在現場的有限人數。當場的激情、記憶也會隨著時間的腳步,在我們的腦海中逐漸褪去。但是,論文集中白紙黑字印成的「論文」,卻是這個研討會給世人(隨著與會的學者散佈到大陸、日本、韓國、美國)留下的最珍貴的「文化資產」!她不僅可以造福現場的會眾,更重要的,可以在今天以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造福不知何時何地讀到這本論文集世世代代的人們!還有,為了這個研討會撰寫論文的學者,在撰寫這篇論文的過程中,因為絞盡腦汁的緣故「學者自己」因此所得到的「腦袋的進化」,也可以說是這個研討會為台灣攝影文化增加的一項文化資產。還有,還有,至少台灣日後年輕學子,因為閱讀這本論文集所得到的「腦袋的進化」,或者本會會員老師閱讀這本論文集之後改進自己的攝影教材,甚至直接將這本論文集當作教材等等因之所影響的這些人和那些人的「腦袋的進化」,都是這個學術研討會,這本論文集,將為台灣攝影教育環境提供的最大、最有意義的貢獻。

我們必須瞭解,或者「我們的邏輯思維都建立在文字思考的基礎上!」之類的問題。

這次研討會是我們進入二十一世紀。

從本次的學術研討會起,本協會將集中于影像與傳播的探討,希望開啟一個學術論壇的整合趨勢。在前三次研討會中,我們將重心放在攝影與教育、文化、社會實踐的課題。經由此一系列研討會的推展,我們希望把攝影與社會人文科學做更為緊密的結合,讓攝影教育成為一個跨領域、跨文化的在地文化實踐。 

Copyright © Wu Jiabao.

著作權為吳嘉寶所有,任何形式的複製,均應事前徵得作者的書面同意。

Copyright © 2020 視丘攝影藝術學院. Web Maintained: Redd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