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嘉寶 1997.7.11

 

的確沒有比這件事,更諷刺(或說更有趣?)的了。在台灣至今還沒有任何一所大學設有攝影系之前(註1),台灣已經不再需要有攝影系了。

 

為什麼?這得先要從“大學裡面為什麼需要設立攝影系”這個問題來思考。也許您會說,這還有什麼值得思考,“大學裡面設攝影系,不就為了讓喜歡學習攝影技術的學生,學攝影嗎?”如果您也這樣認為,則您的想法可能和長期以來台灣教育當局對設立攝影系的看法一樣。這樣的想法也很可能就是為什麼“台灣至今還沒有攝影系”的原因,同時也是為什麼“台灣已經不需要攝影系”的原因。

 

早從 1970 年代初期,謝明順、林芙美夫妻從日本留學攝影歸國,1970 年代末王信以及筆者等人也相繼自日本留學歸國,加上 1970 以至 1980 年代台灣報導攝影全盛時期,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全面擁抱報導攝影理念。當時的健將張照堂、黃永松、梁正居、阮義忠等人的言論幾乎隨時見諸報章。這些人在那段期間,不知在報章上做了多少“建議政府應從速成立攝影系”的呼籲。筆者甚至寫了“為什麼需要攝影系,建議如何成立攝影系的步驟”的萬言書,給當時國立藝專的張校長。可是這些呼籲的結局就是:至今台灣仍然沒有攝影系。沒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是為什麼。我們所能做的推測,不外是:攝影系只不過是為了訓練攝影藝術家而已,與國家有形的硬體建設無關,所以不在設系的優先考慮範圍。或設攝影系需要事前備有博士、碩士學位的教授副教授等師資若干人,當時國內很少有人具備這些資格。

 

這兩個理由,只有後者比較言之成理,前者的看法,就是最典型“對攝影本質”的錯誤認知。記得當時筆者即在萬言書中指出,攝影系設系的重點,應該是在訓練將要在社會各界(尤其在警察學校或高職的廣告、美術設計、印刷等科系中)擔任攝影教職的師資,而非訓練幾個世界級的攝影大師。1990 年以後,筆者甚至認為:中小學的美術教育中,就應該加入能使中小學生對【攝影與影像】有正確認識的課程內容。大學攝影系的責任,就在訓練在中小學以至於高中職校擔任【影與影像】、【視覺藝術】之類課程的師資,或者培養出對影像領域的知識,有濃厚研究興趣的專家學者。

 

我們知道,就像美國已經在小學的課程中加入“如何看電視”的科目一樣,在資訊爆炸與傳播媒體多樣化的時代裡,在基礎教育中如何培養大眾分辨資訊的真偽的素養,對維持社會秩序而言,已經比培養高科技人才更為重要。而 1996 年末將台灣社會攪得天翻地覆的;用各類低劣的偽製照片,證明神蹟的宋七力、妙天、真人上師、太極門等事件,之所以能夠迷惑這麼多人,說穿了就是因為我們的社會大眾對攝影與影像的認知,幾乎還停留在歐美的二十世紀初(認為照片中呈現的,必然是在真實世界中曾經真正存在過的)的階段。

 

換句話說,以往我們一直認為“學攝影”,就是學“如何照相的技術”,攝影師只要管“從照明開始到照片洗出來、上光為止”的技術與知識就可以了。其實,不論是台灣、日本、美國,絕大部份“攝影學”的教科書,都同樣只涵蓋照明光源到照片乾燥為止的原理、技術、材料等內容,就可以證明這樣的看法並非只有台灣落後而已。

 

而筆者認為,對“攝影學”的這樣的認知與定位是不正確的。因為上述這些對“攝影學”的知識,根本就無法解決我們在製作攝影作品、或欣賞攝影作品時,可能面臨到的大部分主要問題。例如:為什麼這個時候該選這個鏡頭、該如何構圖、該選幾號反差濾色片、為什麼要在這裡加晒、為什麼這張照片會得首獎等等。

 

亦即,筆者認為攝影學必須涵蓋探討“人如何【看】?”(註2)、“對【視覺】而言,【美】的條件在哪裡?”(註3)等問題的視覺原理。也就是,沒有【視覺理論】的參與,【攝影學】根本無法完整成立。因此 1980 年代末期,筆者創設視丘攝影藝術學院初期,就已經開始闢劃、講授“視覺心理學”、“世界攝影思潮”等......視覺與影像思考的右腦型課程。1993 年筆者進入中國文化大學印刷傳播系擔任專任教職,也在該系增開了“視覺心理學”、“影像美學”、“攝影設計”等課程。

 

1990 年代以後,影像數位化的狂潮席捲全球。用慣軟片、愛進暗房洗照片的攝影師,突然遇見不再需要化學藥劑的攝影系統,以及別人所指稱的“這樣的系統就是攝影的未來”,一時之間真是不知如何是好。面對這樣的局面,幾乎就像統獨問題一樣,倡導前進思惟;認為從此不在再需要暗房者固然不少(其實數位影像時代的影像教育比以前更需要黑白暗房的課程),認為應該對傳統銀鹽攝影系統“守貞”的也不在少數,。還有更多人,雖然明知道“慢一點上車,可能就佔不到好位子”,可是因為實在弄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所以也只好暫時停留原地觀察、觀察再說了。

 

傳統的攝影師到底應該用什麼心態,來面對數位影像的新時代?我們不妨用下面這些角度來思考。

 

首先,就像商品的流通行銷,需要【裝箱(將物品的外形改變成容易運送的形式)、運送、開箱(將物品從容易運送的外型形恢復成容易取用的形式)】的過程一樣,音樂和影像的傳送也需要【資料儲存(將資料轉換成另外一種方便傳送的資料形式)、運送、資料讀取(將資料從方便傳送的資料形式轉換成人類五官可以感知的資料形式)】的過程。例如:在現場看見的視覺與聽到的聽覺是原始資料,錄音、攝影(照相、沖片、放大照片)就是資料的儲存,播放錄音帶、看照片就是資料的讀取。

 

其中,影像的儲存與讀取,(將資料從某種形式轉換成另一種形式)都是典型的“影像資料的複製”工程,而影像數位化的第一個優點,就在於它不但可以大量減低傳統銀鹽影像在影像複製時,所可能發生的化學失真,它更能夠大量簡化影像複製和影像加工時,中間過程所需的製程、材料、與時間。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越是在資訊爆炸的時代、或競爭越激烈的社會中,資訊的更快速、更廣域、更高密度、更遠距離、更低價格經濟(總之是:更有效率)的傳播,就變得越來越重要。而影像數位化第二個也是最大的優點,就在於它在複製時的“低失真度”,對影像的更高密度、更遠隔、更快速、更低價經濟的傳播極為有利。

 

此外,就像唱片與卡帶的發行,是音樂大量與遠距離傳播的工具,廣播電台與電視台則是音樂的大量又立即的傳播工具。因此,現代的歌星非常依賴這兩種傳播工具。同樣的,不僅所有商業攝影師的攝影成果,都必須依靠【印刷】才能呈現在世人面前。攝影藝術家如果想要大量、遠距離傳播他的攝影理念,就必須依靠攝影集的印刷發行。問題是,聲音可以靠電話與電台立即、遠距離、大量傳播,影像要怎樣才能做到呢?靠印刷與發行,要將影像傳到遠處畢竟需要相當的時間。雖然電視台可以大量、立即、遠距離傳播影像。但是與電話比起來,畢竟太貴、限制太大(電視台所傳的影像是動態的、同時又有開播與收播時間、無法個人化的限制)。

 

而“影像數位化”的技術,正是解決這個問題的最佳方案。事實上,影像數位化技術的根源:C.C.D. (荷電耦合體)就是為了讓無人探險太空船,能夠從太空中將攝得的影像傳回地球,而開發出來的。1996 年底售價已經降至台幣兩萬元以下的業餘消費型數位相機(註4),就是可以立即、遠距離、廉價傳送影像的工具。在 1996 年風靡全球的網際網路 Internet 更是可以立即、大量、遠距離、廣域、高密度、廉價傳送影像、文字、聲音的超級媒體。

 

原來,我們在面對“影像數位化”所帶來的問題,才終於警覺到,我們一直以為十分了解的“攝影”,其實還隱藏了一個“傳播”的性格,是我們不曾注意到的。我們這也才清楚:為什麼攝影師總是容易和設計師或雜誌的美術編輯爭吵,為什麼攝影家想要將攝影集印好必須親身到印刷廠監印,為什麼攝影家開攝影個展請設計師安排照片的前後順序,總是比攝影家自己安排的要好一點。原來,這些問題都與“視覺傳播”有關。而設計教育中的設計原理,正是視覺傳播理論中的一部份。只學過或是只關心照明光源到照片的乾燥為止的知識的攝影家的“看法”,抵不過設計師的“看法”,也就似乎是理所當然了。

 

這樣的道理其實正告訴我們:“正確而完整的攝影流程”應該是從攝影者的視覺開始,經過傳統的影像取得、複製、傳播,最後在觀者的腦海中呈現了視覺才算完成。對一個想追求“完全”的攝影家而言,“攝影學”必須包括【視覺】、【攝影】、【傳播】等三項理論、技術、材料的知識,才算“完整的攝影學”。

 

我們只要想一想,再過十年,攝影家如果想要向世人展示他的作品或攝影理念,用網際網路的網址或是在攝影藝廊、美術館展覽,哪一種比較能夠達到大量、立即、遠距離、廉價的傳播功效?答案當然再清楚不過了。我們再想一想,攝影家如果想在自己的網址中開攝影展,他要在家中的電腦設計網址的首頁。請問,憑他傳統的攝影知識,足以應付這樣的目標嗎?

 

同樣的,從 1970 年代起歐美藝術思潮的演變,已經揚棄了以往對油畫、水彩、版畫、攝影等藝術表現媒體,不但講究素材的純粹性、功能性,更涇渭分明地劃分其各媒體特質的【現代主義】式的看法,。取而代之興起的是,不講媒體特質,只講究最終表現效果的多媒體、複合媒材藝術。因此如果用傳統的藝術媒體分類法,我們就實在無法將吳天章、陳順築等人的作品歸類。去(1996)年的台北市美展,首次將美術、版畫、攝影、平面設計等類的比賽歸納成“平面藝術”一類,正是順應此一世界潮流的做法。

 

這些事實都在告訴我們,原來涇渭分明、疆界清晰;必須在大學不同科系學習的美術、攝影、設計、印刷、廣告、媒體的知識,已經被“影像數位化”和“媒體複合化”的現代科技與藝術思潮,融合成不可分割的“視覺傳播 Visual Communiction”(或“平面傳播 Graphic Communication”)的科門中了。

 

這就是為什麼台灣已經不在再需要攝影系的原因,也是為什麼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的大學,不再有新的攝影系成立的原因(取而代之的是,這些先進國家不斷有“平面傳播系”或“視覺傳播系”成立)。這,更是紐約的“SVA School of Visual Arts 視覺藝術學院”能在數年內快速竄升為名校,而在台灣攝影界人盡皆知的名校“東京寫真專門學校”要迫不及待的改名成為“東京視覺藝術學校”的原因。

 

同樣的,在“地球村”時代,台灣當然也已經不再需要【只教傳統攝影技術的攝影系】了。換句話說,只修得【傳統照相技術】而缺少【視覺】、【傳播】觀念的攝影師,肯定是無法在未來的台灣社會中與同行競爭的。

 

讀到這裡,將來想要進大學學攝影的讀者也不需要恐慌,雖然在台灣還沒有攝影系之前,台灣就已經不在再需要攝影系了。但是就像在國外想學攝影的大學生,除了可以選擇以前設立的老攝影系之外,還可以進入視覺傳播系或平面傳播系中選擇學攝影專攻。根據筆者所知,台灣已經有幾所大學設有(或即將設有)平面傳播系。筆者任教的中國文化大學印刷傳播系、師範大學的圖文傳播系、世界新聞學院的印刷攝影系(中文系名即將改名為平面傳播系)的英文系名都是 Graphic Communication。輔仁大學則除了新設有以動態影像為主的視覺傳播系之外,大眾傳播系的攝影組也即將獨立為平面傳播系。此外板橋的國立台灣藝術學院的印刷藝術系與工藝系(據說可能將英文系名從目前的 Industry design 改成 Graphic Communication),以及中南部的雲林技術學院等新興學校的“視覺傳達系 Vusual Communication”,也有類似的課程。

 

當然,系名相同並不表示這些系四年中所開的課程也相同,相反的,由於主事者對教學的認知與態度,往往嚴重影響系內所開課程。加上,即使相同名稱的攝影課程,不僅不同的老師所教的內容會有不同,即使相同的老師所教的同一名稱的攝影課程,不同年度所教的內容也不盡相同。因此想要學攝影的朋友最好還是事前打聽清楚,每一個系在四年中的課程設計,由哪一位什麼老師教,所教的內容是哪些等等,畢竟“貨比三家不吃虧”還是有道理的。

 

 

Copyright © Wu Jiabao.

著作權為吳嘉寶所有,任何形式的複製,均應事前徵得作者的書面同意。

Copyright © 2020 視丘攝影藝術學院. Web Maintained: Redd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