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 台北、1999 國際攝影專題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中華攝影教育學會、中文)

 

吳嘉寶 1999.10.26

 

一、前言

 

今(一九九九)年,是法國科學院向世人公佈攝影術被發明的第一百六十個年頭(註1)。有趣的是,將來歷史對「攝影的一百六十歲生日」,所要紀念的,可能不是在它這個年紀,攝影術、或攝影藝術,已經發展到多麼精銳、鼎盛的地步。反而很可能是:「在世人慶祝它第一百六十個生日的同時,攝影已經完成它的歷史使命,就要起身向人類文明告退了。」

 

「攝影」完成了她為人類文明開啟了,以影像為主軸的「視覺訊息時代」的歷史使命後,在二十世紀即將結束的今天,就要從曾經讓它風光了一個半世紀的舞臺上,鞠躬下台。取而代之的,將是做為當今人們傳遞視覺訊息最重要工具,甚至已經成為繼文字之後,人類第二個語言表象體系的「影像」的文本本身。

 

和二十世紀八零年代以前,「誰掌握物質的生產和流通,誰就掌握權力」的歷史相比,二十一世紀拂曉前的今天,人類文明已經進入「誰掌握訊息的生產和流通,誰就掌握權力」的訊息密集時代。今天,不僅人類對物質的需求與依賴,日益減少,物質原本在世界上曾經佔有的空間,也已經逐漸減少,甚至將要成為透明。在訊息傳播的效率無限上綱的時代氛圍下,二十一世紀的人類文明,勢必進入訊息傳播徹底多媒體化與非物質化的時代。

 

從文明演進的角度來看,二十世紀的最後幾個十年,其實就是人類將文明的重心,從「物質」取向,轉向「訊息」取向的世紀。這個轉變,也使得人們對「攝影」價值認知體系的座標中心,從做為「物質(相片)生產」的攝影製程與技術,轉向做為「訊息載體」的影像內容的賦予與解讀之上。這正是為什麼傳統攝影觀念,必須面臨從它的歷史舞臺退位的最主要原因。身處人類文明型態轉折的關鍵性歷史性時刻,可以說,可能任何沒有一個時代,比二十一世紀末的今天,更需要我們去瞭解,對我們而言,仍是新鮮而陌生的,和訊息的生產與操作有關的一切知識。

 

有了這樣的瞭解,我們再將場景移到和我們專業的「攝影教育」場域來看,今天我們在課堂上面對的大學生,其實就是那些勢必在二十年以後,要用他們中壯年的歲月,在社會上或是家庭中,擔負建設或運作社會與家庭,最吃重使命的社會棟梁與中堅人物。因此,如果我們能夠思考到,我們今天在課堂上所傳授和攝影相關的知識與理論,將要如何影響這些學生在未來「訊息社會」中,對社會國家所擔負的使命的話,我們就很難避免要進一步思考,我們現在的攝影教育,到底對這些學生未來的工作需求,有什麼用處?

 

即使在數位時代翩然來臨之前,不論國別,大部份大學裡面的「攝影教育」,其實都存在著類似的問題。就是,大學裡面的攝影教育,到底是為了訓練「攝影藝術家」,還是為了訓練商業社會需要的「專業攝影師」而有的?抑或還有別的第三,甚至第四的選擇?

 

如果還有中間的選擇,則類似服裝模特兒攝影、商品攝影(甚至傳統人像、廣告、報導、建築、風景、生態)之類,屬於「專業攝影技能」部份的課程,和訓練做為「攝影藝術家」部份應有的課程之間、應該在整體課程中,各佔多少比重?

 

在數位時代列車已然啟動的今天,面對眼前大學生在未來二十年以後的需要,大學的「攝影教育」其實更面臨著另外一個選擇,就是,大學的攝影教育,是否應該轉型成為:為未來「訊息社會」培養視覺訊息傳播的專業人才的「視覺訊息傳播教育」或「影像教育」?

 

這些問題,正是傳統攝影教育,面對當下重疊著多重意義的世紀轉折時,必須嚴肅面對思考,同時應該儘速謀求明確解決方案的主要原因。

 

二、訊息數位化科技發展與訊息媒介間疆界的消失

 

歸納起來,攝影的出生和消逝,似乎同樣都是起因於兩種,原先互不相關的研究發展,在某一特殊時代的氛圍底下,因著時代的契機,匯集成沛然莫之能禦的巨大時代潮流。

 

攝影術發明本身,就是由光學技術的研究與發展(包括鏡頭設計製造,以及暗箱 camera obscura 的研究與生產等),與光化學(感光)材料、技術的研究發展,兩條原先互不相干的研究發展脈絡,在一九三零年代的歐洲,「新興的中產階級,開始成為社會中間」的整體時代氛圍,以及中產階級對個人肖像畫,急切需求的刺激下,匯集在一起,才能發展完成的(註2)。

 

「『攝影』在人類文明中,地位的消退」,則是由於同樣都是從一九七零年代才開始起步,而且也是兩種原先互不相干的:「電子數位化科技」的極速發展,和「視覺認知與影像解讀理論」的成熟發展,兩者在一九九零年代,「因為電子數位化科技的完全成熟,徹底改變了人類生活的品質與內容」的時代整體氛圍的催化底下,匯集成為常人不可抗拒的的趨勢。

 

七零年代開始,以十倍速向前突飛猛進的電子科技,以及八零年代開始以數位化科技面貌,呈現的高級電子技術的成熟發展,不僅徹底改變了絕大部份人類生活的內容,人類文明本身,也因為各種物質、知識的生產介面的高度數位化發展,而有著本質性的變化。

 

訊息的數位化處理,快速壓縮、精簡了,原本橫隔在人際之間的空間與時間。原本因為距離、國界、介面、材質、以至於意識型態的不同,而帶來的「疆界、隔閡」,以及與疆界同義的「互不相容」,就在電子科技將一切訊息數位化的發展過程中,因為超高效能的訊息傳輸、客運、物流,重新建構的「全球化」與「地球村」的概念中,消失於無形。原本人際間訊息互動(溝通與傳播)所依賴的物質與介面,不僅因此徹底改變它的樣貌,甚至同時逐漸失去它佔有空間的大小與必要。

 

這裡所謂「訊息 information」,是指人類互動所需訊息的文本本身。這樣的訊息(也就是符號學上所說的符指 signified)基本上需要幾個載體 information carrier,一是可以攜帶訊息內容所需,但是比較不具物質性的「訊息軟媒 soft media」(也就是符號學所說的符徵 signifier),一是,攜帶訊息軟媒所需物質本身的「硬媒 hard media」。例如,一張日月潭的風景明信片中,日月潭風景的「影像」本身是訊息軟媒,而影像所呈現的:「日月潭風景有多麼美麗」的一切訊息內容,就是這個影像軟媒所攜帶的「訊息」本身。但是軟媒必須依賴某種物質才能在空間或時間向度上來回傳播。傳遞軟媒所需的「物質 material」,就是攜帶該訊息文本與訊息軟媒,所需硬體材料的物件本身。例如,一張日月潭風景明信片中,承載日月潭影像的「紙張」本身。而,生產或傳遞訊息與訊息軟媒所需的「介面 interface」,是指生產、處理、貯存、傳播該訊息(包括製程、技術)所需的一切資源。例如,生產一張日月潭風景明信片所需的攝影、設計、印刷、發行的整體過程。

 

在數位時代來臨之前,不同類別的訊息軟媒,不論生產與流通都被上述「訊息」、「載體」、「介面」三合一的關係,緊緊的制約在各自不同的領域之中。同樣被人們用來書寫、傳遞訊息的:文字 word、影像 image(包含靜態的 still、動態的 motion)、圖畫 drawing(包括靜態的 picture、動態的animation)、圖表 diagram/chart、甚至語音 sound/voice 等五種屬性不同的訊息軟媒,因為攜帶該訊息軟媒所需的硬體材料(以往只能分別貯存在紙張、感光相紙、塑膠片、畫布、錄音帶、錄影帶等,幾乎是完全互不相容的硬媒之上),甚至這些訊息軟媒的生成、處理、貯存、傳遞,也必須使用攝影術、電影錄影製作、錄音、徒手描繪等,個別獨立且互不相容的製程介面。這些限制,使得上述五種訊息軟媒之間,一直存在著牢不可破的藩籬疆界。有文字就沒有影像、有影像就不會有圖畫...等等。人類社會的產業,也因為這些藩籬疆界,被劃分成:作家、攝影家、畫家、設計師、印刷工程、電影工業等,截然不同的行業。甚至教育這些人才所需的資源,也在高等教育之中,被劃分在各種不同系所中,各自獨立運作。

 

如果我們想要跨越軟媒與介面的疆界領域,將文字、影像、圖形等軟媒,整合成為一件訊息高承載的綜合視覺訊息。也必須藉由製程極為繁複、專業知識、特殊材料依賴度極高的印刷介面,方能成事。即便是,發明家突破種種困難,發明了「既有動態影像,又有語音的電影 cinema 與電視 television」、「可以同時印製文字、影像、圖畫、圖表的半色調印刷術(half tone process)」、「圖畫和語音混合的動畫 animation」,但是容納這些混合軟媒生命週期所需的介面,卻必然都是需要集中大量人力、物力、財力等資源密集的介面。也因此,此類混合軟媒的生產與運用,勢必依賴極為專業,而且資源密集的產業體系,絕非個人能力可以負擔。

 

但是在一九九九年的今天,高度成熟的數位化科技,發展出來的:類比與數位訊息的轉換、處理、輸出等軟體與機具,所構成的「訊息數位化系統」,已經可以將文字、影像、圖畫、圖表、語音等,原本不同屬性的軟媒內一切訊息內容,都轉化成相同且一致的,以零與壹為符號的數位式數據訊息。隸屬於日益龐大複雜的「訊息數位化系統」底下的這些軟體與機具,從外表上看起來,好像只是各廠商為了企業生存,不得不絞盡腦汁,推陳出新地設計生產的商品而已。其實,這些高度成熟的「訊息數位化系統」的不斷推陳出新與精進,已經悄悄的為人類文明帶來一場,對人類文明樣式影響既大且深的「訊息革命」。

 

數位化科技人類文明帶來的「訊息革命」,至少包括了下面幾種面向:

原本使得各種軟媒、硬媒、介面互不相容的疆界藩籬,已經被訊息的數位化徹底融合而消失。訊息的傳遞效率,因此得以大幅度提高,單一訊息所能承載的訊息更為濃縮、複雜、且更具深層意義。時間與空間的向度,對訊息傳遞所造成的限制,因此成為無形。

人們對做為訊息載體的硬媒選擇,更加廣泛而自由,不再受傳統載體形式的物質特性所侷限。數位化時代以前,用來承載(貯存、傳播)訊息軟媒(文字、影像、圖表等)的基體材料(硬媒),大多只限於紙張、塑膠片、膠帶等,具備平面、展延特性的材料。而且,不同的軟媒,必須分別貯存在不同的硬媒之上(攝影影像只能在相紙上,電影只能在膠片或磁帶上、文字通常在紙張上)。硬媒的空間特性(如最大、最厚、最小等物理尺寸上的限制),也受到硬媒物性,在生產上的最大極限所制約。

但是二十世紀末的今天,科技發展的進步,不僅使得訊息軟媒的傳遞,可以只在電腦監視器上的屏幕上,以「不具物質性」的方式,藉由屏幕上出現的明暗與色彩等光線變化,在顯示之後,隨即消逝。即便是訊息的貯存,也從以往「只要有照明光線,就可以從載體上讀取訊息內容」的具像貯存方式,轉變成:不論任何形式的訊息軟媒,通通都轉換成非具像的數位電磁訊號,貯存在電子訊號貯存容器之中。想要讀取貯存在資料庫中的訊息,必須先藉由特殊機具的轉譯,才能將資料庫中的數位電磁訊號,還原成成不同形式的訊息軟媒。由於數位式數據的容易操作與轉換,數位影像輸出所需的硬媒,在尺寸大小的限制,也已經不再存在。

杯子、玻璃、木箱、甚至石頭、皮膚等,非展延性立體材料,在以往必須依賴昂貴的特殊印刷製程,方能將文字、影像、圖形,附加在其表面上。但是,二十世紀末的今天,拜電子高科技之賜,這些非傳統訊息硬媒,也可以輕易的被賦予承載各種訊息軟媒的任務。

生產各種訊息軟媒所需介面的限制,已經被訊息的數位化徹底的「簡易化、平民化」,從原本資源與專業知識密集的型態中,解放開來。訊息軟媒的生產與介面的操作,不再需要運用大量的資源或繁複的程序。只要能夠操作訊息數位化的機具(電腦)與軟體,即便是僅只受過普通高中職教育的年輕人,也都可以輕易的將不同屬性的訊息軟媒,相互混合成為圖文與聲光並茂的綜合視聽訊息。原本分屬訊息產業上下游從屬關係的:繪圖、設計、攝影、印刷,也被數位化科技融合成:所謂「桌上出版系統 DTP:Desk Top Publishing」的一體了。

上述五種訊息軟媒中,因著數位化科技的演進,使得它在人類文明中所擔任訊息傳播的角色,產生最為巨大變化的,可能莫過於「影像」了。這是因為,原本影像的生產與傳播,一直都受限於相機、軟片、沖洗、放大等攝影介面,在物性上的侷限。在可以大量印刷影像的半色調印刷術發明之前,影像的傳播一直受到影像載體的物質,在時間與空間的特性上限制。攝影術也因此一直都是少數技術、知識等介面資源擁有者的專利。傳統攝影教育的主要內容,也因此一直將影像載體物質特性的控制技術當作主要核心課程。

 

數位化科技的進步,可以將原本屬於類比訊號的影像,轉換成數位式數據訊息之後,藉著影像的數位化技術,不但可以快速、大量的複製影像,同時還可以跨越時間、空間與介面的限制,將巨量的「影像」傳播到任何時空的相度之中。

 

「影像的取得」所需的數位相機和掃描機,「影像訊息轉換與處理」所需的掃描機、電腦、軟體與數據機,「影像訊息的貯存」所需的各種硬碟、雷射光碟,「影像訊息傳播與輸出」所需的列表機與網際網路等等,數位影像生產系統的軟體與機具,拜大量生產與電子高科技技術突破之賜,在二十世紀末的現在,已經達到極度簡易化、普及化的境界。這也同時使得,生產與運用影像所需的:「影像的取得、處理、貯存、傳遞」,不再是少數擁有專業技術的專家的謀生用專利。而是,像駕駛汽車一般,已經成為新世代日常生活必備的基本技能之一。以影像流通為基礎的訊息傳遞與閱讀(電視新聞、網際購物、收發電子郵件),甚至成為新世代族群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生活節奏。前述訊息數位化機具,更成了家戶間,必備的家電之一。

 

這些進步,不僅使得人類文明的運作,在二十世紀末,更加依賴影像。甚至人類文明內容本身的型塑,往往也都起源於影像。原本人類經由他人認知外界(尤其是遠處發生的)事物變化或個人的觀念、經驗、情感的傳遞,所需的「文字轉譯」工作,也因為影像傳播介面的簡易化與超高效率化,而逐漸失去它原來在傳播領域中的比重。

 

可以說,從七零年代開始到現今的三十年間,因為電子科技的極速發展,為人類文明所帶來的「訊息革命」,將使得人類今後訊息傳播的方式朝向下列兩種方向發展:

因為訊息軟媒間疆界的完全消失。軟媒的多媒體化(多媒體訊息 multi-media 的一體化),硬媒的複合媒材化(mixed media),將要成為必然的趨勢。

原先在常民生活中,只是把玩、欣賞對像的影像(影像與生活保持著相當的距離),將要成為人們日常生活常用的「道具」。影像的取得與操作,將從原先的專業屬性,徹底浸透到常民的生活之中。

三、訊息多媒體化、媒材複合化的必然性和它的理論根據

 

其實,從認知心理學的觀點來看,受眾在接收任何訊息(欣賞藝術作品)的過程中,不僅訊息軟媒所攜帶的任何訊息的文本本身(文字、圖像、語音),甚至承載訊息軟媒的硬媒,所使用任何媒介材質所呈現的視聽覺現象本身,都可以喚起受眾經驗的回憶,進而形成受眾接受訊息(觀看作品、聽取語音)所得的視聽覺的總體印象(註3)。

 

而且,人類對外在事物的認知(大腦處理感官自外界刺激所得的訊息),本來就是五官六感(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體感)同時並進,而且是相互積極作用的。也就是,我們對外在事物認知所下的結論,絕非單憑單一感官探測所得而來。運用複合媒材,喚起受眾更豐富的經驗回憶,運用時空間因素,激發受眾進行更全面的認知、更細膩的品味與解讀、更多樣的擴散激發與想像的藝術作品(或說是藝術思潮的演變),無非是比以往,只講究「媒材、製程的純粹性」與「視覺的愉悅性」的傳統藝術,更契合人類對外界事物認知的心理本質罷了。這也是在人類文明演進的過程中,視覺藝術向上精進、發展過程的歷史必然。

 

認知心理學家也告訴我們,大腦因應外界訊息的刺激,從長期記憶網絡中提取資料比對時,並不會只提取與命題條件完全符合的單一記憶資料(註4)。在大腦的擴散激發記憶網絡結構中,與命題條件完全符合的訊息結點四周,同時聚集著其他與該命題條件同屬類似語意、概念、命運的資料結點。例如:「消防車」的命題,在大腦的記憶網絡中所在的結點附近,聚集有火災、水柱、紅色、大型車輛、救難、鳴笛聲、濃煙、雲梯等訊息結點。這些結點資料,往往也會在我們提取目標資料的時候,被一併提取,而浮現在我們的認知結論之中。這就是我們日常面對外界刺激時,常會有頓悟、震撼、聯想,以及我們在解讀視覺藝術作品時,或視覺對該影像內容進行秩序化整理時,會有群化作用(grouping)的原因(註5)。

 

儘管大腦在貯存記憶時,有所謂雙碼理論(Dual code theory)(註6)告訴我們,事物的影像或圖像(如:從實物、照片、電影畫面、畫像、動物園的標誌中,視覺所見的「大象」)與定義該影像的名詞(「大象」二字)和該名詞的發音(「大象」二字的唸音)或大象的吼叫聲,會連結在一起,貯存在記憶網絡上的同一結點之上。但是由於「文字、影像、畫像、語音」等軟媒,在它們成為人類認知外界事物的訊息媒介的發展過程中,各自有其獨特的歷史發展脈絡。每一種軟媒對我們的感官所賦予的刺激,也各有其不同的特質。因此,即使大腦從記憶網絡中相同的概念結點中,提取資料,其一併提取的類似資料,以至於我們的知覺和因此所引起的聯想或群化作用進行所得的結論,也可能大不相同。例如:只看見「消防車」三個字,我們除了腦中會有紅色消防車的影像浮現之外,一併被提出的資料,可能是奔馳在馬路上、火災、和鳴笛聲。但是在「童話書」上,我們看見簡化過的消防車的圖畫,我們可以同時產生的聯想,可能只有「紅色的大型車輛」而已了。而,光只聽到消防車的鳴笛聲,我們除了可以辨認是消防車之外,一併被提出來的,可能只有救護車奔馳的景象和它鳴笛的聲音而已(註7)。

 

因此,我們可以知道,由於「文字、影像、畫像、語音」等訊息軟媒,對我們從大腦長期記憶庫中提取訊息的結果,各自有其獨特的特質。如果我們將複數以上的多樣訊息軟媒,一併混合在同一件訊息物件中,同時呈現在觀者的眼前,觀者可以從中取得的訊息,不論從訊息的廣度、層次、深度等各面向來看,都必然要比只運用單一軟媒的訊息物件,所能傳遞的訊息,更為準確、細微,甚至更富想像空間。

 

同理,運用複合媒材(mixed media)製作的作品,僅就媒介材質的「多樣性」本身,以及「多樣媒材」的材質之間相互激盪共鳴的結果,在受眾接受訊息的行為裡,所能激發受眾喚起的經驗回憶,自然就要比僅只利用單一、純粹媒材製作的作品,所能喚起的,更加豐富、細膩、而且深刻得多。更何況,以立體空間呈現藝術內涵的裝置(installation)作品中,作為視覺表現元素的圖像或素材,在作品中出現(或所在)的空間因素(該元素在整體視框中所在的位置,以及與各元素相互間的結構關係)。或是,以「時間前後的展延」,呈現藝術內涵的 video art 作品中,作為視覺表現元素的圖像與素材,在作品中出現的時間因素,都在作品的表現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甚至往往成為作品文本的重要部份。

 

其實,早在一九三零年代前後,以歐洲為中心的許多藝術家,就已經著眼於:從「攝影影像」的「單一材質」與「固定視框」的空間限制中,尋求質感與觀者視覺空間的解放。以摩何利那吉(Laszlo Moholy-Nagy, 1895-1946)為首的包浩斯(Bauhaus)造形學校的教授們,最先開始嘗試將文字字型(Typography)或機械性幾何線條的美感與影像混合在同一個介面之中,或是故意從非日常視點位置的高樓,俯攝或從低處仰攝,甚至故意不經過底片攝製的程序,就直接將物體放置在感光乳劑上曝光(實物投影 Photogram),以期在有限的視框中,尋求最大極限的「異質」的空間質感。

 

哈特菲爾德(John Heartfield, 1891-1968)、羅欽科(Alexander Rochenko, 1891-1956)則努力嘗試故意將複數的影像,重疊在同一畫面或是讓影像與字型結合在一起,而發展出所謂「攝影蒙太奇(Photomotage)」的表現手法(註8)。

 

曼雷(Man Ray, 1890-1976),則乾脆將常人大腦記憶網絡的分類屬性中,或是質感分類不同的異質現成物件,混雜擺設在同一空間的視框之中。企圖讓觀者的視覺在邏輯化的過程中製造出,既可能相互交叉群化,也可能相互對立矛盾的隱誨而弔詭的意象。此外,曼雷藉由影像轉換處理的錯誤操作,發現的新奇影像,進而將之轉變成可用的視覺表現技巧(中途曝光效果 Solarization,便是一例)。一九六零年代美國的威廉克萊因(William Klien, 1928-)等人,則利用粗粒子、高反差、模糊不清、地平線歪斜等,與傳統攝影觀念中,美感定義完全相反的「影像質感」運用在作品中,企圖尋求不同於傳統觀念中,影像所能攜帶的全新視覺訊息。

 

上述幾位藝術家,其實都是嘗試在一件藝術品中,滿足人類感官介面(大腦同時接受並處理,來自五官六感的訊息)的複合性本質。從現代的角度來看,他們都是早在七十年前,就已經洞察人類對訊息媒體的多樣化,訊息硬媒的複合化等必然性需求的多媒體藝術先驅。只可惜,一來當時的科技,無法幫助藝術家克服異質的介面之間,承載訊息軟媒的硬體材料,無法相容的問題。二來,當時的科學知識,對人類認知心理的本質,也缺乏清楚的理解,無法對這些藝術先驅的革命性創新手法,提供確實的理論佐證。這些藝術先驅的偉大實驗,也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啟序幕的同時,黯然消退,無疾而終。

 

四、人性價值的回歸與「視覺訊息解讀能力」的需求

 

一九七零年代以後,整個人類文明因著電子科技的演進,大致上沿著兩條軸線發展。一是上述「疆界的消失」,一是「人性價值的回歸」。

 

朝向「人工智慧」不斷精進的電子科技,使得不斷推陳出新的「智慧導向型機具」,迅速在人力市場中,取代了大部分原先屬於「單調、反覆、不須思考」的「勞力密集」、「非人性化」業種。電子高科技的應用,使得人類大部份活動,對有形物質的依賴逐漸降低。數位化電子科技,所帶來的「一切事務的高效能」,更相對的使得「物質與材料」的生產與佔有的價值(在人心之中所佔的「空間」),不斷被擠壓縮小,甚至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人們對於顯現「做為獨特存在的個體」,所必須具備的「個人的內在特質」(諸如:官能感覺、情感、自覺、獨特的看法、觀點、環境意識、人權等等)。強調每一單一個體,都具備其獨特存在意義的「人性價值」,也因此在日常生活中,重新回歸到人們對事物價值判斷的座標中心。

 

似乎可以這樣歸納:七十年代開始興起的電子科技,一方面,對人類所面對的外在世界(物質、藩籬、媒介材質,以至於時空的疆界),極盡可能的使其縮小、簡化、統一。另一方面,卻也非常弔詭的;同時對人類個體的內在世界(感官、見解、精神、思想),盡其所能的使之擴張、分化,從而強調每一單一個體的獨特差異(多樣化、精緻化、深刻化)。

 

事實上,二十世紀末的今天,舉凡人為或自然的外在,對每一個人束縛,大都已經逐漸成為透明或消失。生活在自由世界的每一個人,都可以自由而快速的移動、體驗、感受(接收他方的訊息)、思考、主張、發言(散播己方的訊息)。加上前述「人性價值的回歸」因素的激化,可以說,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時代,像現在一樣,對「訊息傳播與接收」的需求如此巨大,而且密切貼身。因著數位化科技的影響,訊息傳播所需要的一切條件,也從來沒有那麼方便、簡單。訊息的接收與傳播,因此佔據了現代人每日生活日程的主要部份。「訊息」本身,甚至成了許多人生活的主要對象。

 

在人類日益密切依賴的訊息傳播中,顯然又以「視覺訊息」傳播的需求為主要核心。這是因為,一九二零年代才開始初具雛形,由影像的訊息與傳播為主體的「視覺文明」,已經在世紀的後半葉,快速發展成為人類文明中,最有效、最被器重的「訊息傳播」工具。從一八三九年問世的「攝影術」,為影像生產與傳播的「原點」開始出發,我們可以看見,日後陸續出現,而且影響其後人類生活的實質內容至巨的,種種產業新科技的發展,如:電影、半色調印刷術、電視、影印、有線電視、衛星轉播、傳真、數位影像技術、網際網路等,都是圍繞著「影像的生產、處理、貯存、傳播」為核心,以提高上一代影像傳播主流媒體的「傳播效率」為前提,加以改進的新一代「影像傳播媒體」。

 

今天,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不僅已經成為現代人訊息傳遞內容的主要部份。來自電視新聞、電視節目、電視廣告、電影、視覺雜誌、報紙版面上的圖片等,「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早已是我們每日認知外界變化,所緊緊依賴的主要訊息形式。其實,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在本世紀中就已經發展出,表徵與意義結構組織關係明確,一般人在下意識就可以直接接受的「視覺語言」與「影像語言」體系。也因此,視覺影像才可能在現代文明之中,擔負起如此重大的「準確傳遞訊息」的重要使命。

 

可以說,「以影像為主的視覺文明」在短短一百年不到的時間,就已經發展成為足以和有數千年歷史的「文字文明」相抗衡的,另一個人類認知世界,甚至認識自己所依賴的語言體系。這種快速發展的動力,主要來自下列四大本質性、歷史性、社會性因素支撐:

歸根究底,人類大腦處理外界訊息的先天特質,主要就是依靠以平面影像(網膜像 retinal image)為主的視覺訊息。(註9)因為,視覺的開端起源,就是投映在網膜上的網膜像(眼球水晶體,對著外界變化反射而來的光線,製造投映在網膜上的光學影像),就是人類對外界變化的認知,依賴最深,也最基礎、最主要的訊息型態。

人類試圖在平面上,用近似景物原樣的圖形(不論是手繪的圖畫,或是針孔、鏡頭取得的影像都稱為 retinal image),「再現」同時具備時間、空間、感情等複合介面的現實世界(visual world),所採用的繪畫等「視覺再現」的技術與知識,已經有數萬年以上的歷史。

從一九二零年代開始,經由攝影、電影、視覺雜誌書籍(半色調印刷)、電視等四大影像傳播媒體,徹底進入人類日常生活,成為生活必須的長期影響,以「影像為主的視覺文明」,「視覺語言」、「影像語言」已經因為大量的電影、電視、攝影作品的出現,而逐漸成形,進而根植在人們的認知之中。甚至因此成為繼文字之後的第二種語言體系。

數位化科技所發展出來的「數位影像系統」,已經逐漸成熟。使得二十世紀末,沒有受過專業技職教育的一般人,也可以輕易操縱影像的生產與傳播所需的硬體設備。

尤其,受到第四種因素影響,我們甚至可以推測,更為具體而微的「影像的句型、文法」,以及以影像為主體的語意符號系統,也勢必在未來的世紀中,以更形深奧、繁複、完整的型態出現。

 

事實上,歐美等影像文明先進地區的視覺藝術領域中,將「影像當作現實景象的再現與複製」之類,最基本、僅止於利用影像表象層面內容的「影像的用法」,在六零年代,就已經開始逐漸退潮了。七零年代開始,歐美的視覺藝術家已經將「影像的用法」,朝向影像的第三層意義(註10),也就是讓做為訊息載體的影像所能攜帶訊息,朝向意義更深層、更抽象,或者更能激發觀者,自由擴散想像的意義層面發展。這類「影像的用法」,不僅在八零年代以後,成為視覺藝術創作的主流,在傳播的時間與空間,受到極大限制的商業廣告中,使用頻率更高、依賴也更加深刻。日常生活中,已經被大眾理所當然地,當作「事實的複製與代表」接受的影像,也逐漸被另有居心的媒體宰制權力機構(電視新聞),或是訊息發送的個體(如網際網路中的個人網頁、轉送的電子訊息、競選活動的傳單),預先埋設許多,常人無法在表層意識中警覺到(在影像的表層意義中成為透明),但是卻能讓受眾在無意識之中,隱然全盤接受的深層意義。

 

從認知心理的角度來看,「訊息的接收」,本來就是人類認知外界變化,進而進行思考、判斷,產生情愫,甚至採取行動的主要「前置」行為。在各式各樣可能暗藏玄機的訊息,大量流竄於每個人日常生活之間的現在,辨別訊息的真假、好壞,洞察訊息的深層意義、判斷其真偽價值,所需的「訊息解讀」能力,就直接而徹底的影響了,人們在思考、產生感情、採取行動等,認知的「後續行為」的根本品質。

 

綜合以上所述,我們可以整理出下列關係的圖式:

從人類認知的本質來看,「視覺訊息」是最具效率,也最被信賴、依賴的認知方式。

運用平面圖像,再現多元現實世界的視覺再現體系,在人類視覺文明中,已經有悠久歷史。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傳播科技,在一八三九年以來的一百六十年間,不斷的革新演進,增進傳播效率。以影像為主的視覺文明,得以在二十世紀末,完全成熟,成為繼文字之後,人類文明的第二語言體系。

數位化科技的進步,打破了文字、影像、圖畫、圖表,甚至語音等訊息軟媒的疆界。混合上述五種軟媒於一體的多媒體訊息傳播,效率越來越高、越來越簡單容易、越生活化。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傳播,勢必因此如虎添翼,成為人類文明訊息傳播的主流形式。。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傳播的流通量越來越大,人類越來越依賴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傳播。

綜合運用五種軟媒的多媒體訊息傳播,將成為訊息傳播的標準型態。除了少數特例,只靠單一軟媒完成的訊息,將不再能引起大多數受眾閱聽的興趣。

訊息的傳播,將不再是專業工作者的專利。運用五種傳播軟媒所需的專業知識,將逐漸成為從一般教育,就可以充分吸收的普通知識。

在一切要求速度與效率,尤其是數位化訊息的傳輸,成為訊息傳播主要型態的未來訊息密集社會中,所有的訊息傳播,勢必以「視覺化、多媒體化、數位化」為三大主軸。

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在傳播量大增的同時,影像訊息內容越來越深奧、複雜、難懂。影像訊息中被有心人「暗藏玄機」的比例,也越來越大。

類對外界訊息的認知,是人類產生感情,採取行動的最重要前置行為。人類對訊息內容的認知,直接影響人類行為的內容。只要能夠操作被大部份人當作「事實的再現」的影像訊息內容,就可以進而操縱他人對事物價值的判斷及其後續行為。甚至藉由操縱影像傳播機制,對影像訊息原有內容加以刻意扭曲,進而操縱他人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大。

也因此,在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日益複雜、多樣的未來世代,人們對日益龐雜,玄機重重的視覺訊息對象,能夠加以「正確解讀」,以避免自己為他人操縱,而不自知的需求,也勢必與時具增,對視覺訊息的正確解讀,洞察其中深層意義或玄機的視覺解讀教育,將成為基礎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環。

五、訊息傳播科技的演進及傳統攝影教育的消退與變貌

 

其實,從視覺藝術的角度來看,八零年代以後,以世界為規模的當代視覺藝術思潮,已經無法讓我們將藝術家,用傳統分類方式,定義某一藝術家到底是攝影家、畫家、還是雕塑家了。即便從消費訊息傳播,也就是視覺傳播的角度看,當代的「視覺訊息數位化系統」,也已經將商業攝影師、設計師、印刷工程師、甚至發行出版等四個原本不同的業種間的界線,予以無限模糊化了。換句話說,不論攝影藝術家或專業攝影師,都將在未來訊息密集的社會中,逐漸消失,我們在文章開頭所說的傳統攝影教育,倒底應該訓練專業攝影師,還是訓練攝影藝術家的議題,在為未來訊息社會提供有用人才的前提底下,已經失去議論的必要了。

 

如果我們跳脫材料、媒介、業種層面,從訊息傳播的角度來看,我們只要對當今「真實」得儼然可以與真實世界,以鏡像相對映的「網際網路世界」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稍加思考,我們就應該不難看出未來的訊息密集社會中,網際網路世界,幾乎只能用無限量來形容的各機構單位甚至個人的網站、網頁,在規畫、設計、維護上的(不論是數量上、規模上、質量上)的需求,將會是多麼的無窮境。據此,我們也不難推斷,未來社會對於能夠將訊息「視覺化、多媒體化、數位化」的人才需求有多麼的大,而且是多麼的孔急。

 

從上面的結論,我們不難理解,面對未來訊息密集社會,或者將要在二十年以後,成為國家社會與各自家庭的主要支撐棟梁的今天的大學生,或是三十年後面臨同樣情境的現今高初中生而言,我們從西方承繼了數十年不變的傳統攝影教育觀念(只有專業教育、只以「攝影」為對象),是多麼需要急切而徹底的改變。只能教育學生從事生產「攝影作品」或「照片」單一軟媒的傳統攝影教育,已經因為明顯的不適任,勢必要在未來的高等教育中退位。甚至「攝影」一詞,也必然因為同樣的理由,將從人類未來生活的慣用語詞中,逐漸消逝。取代傳統「攝影」語詞的,將是意涵更廣的「影像」一詞。傳統攝影教育,則勢必為更能平衡地符合人們,未來對「視覺訊息的收受與傳播」所需的「視覺讀寫教育Education for Visual Literacy」取代。

 

記得去(一九九八)年,在本會(中華攝影教育學會)舉辦以「台灣攝影的轉向:跨世紀台灣攝影的挑戰與應變」為題的國際攝影學術研討會上,幾位學者提出:「攝影」一詞,即將從人們慣用的語詞中退位,被「影像」的觀念取代。「攝影」的價值,即將從原本生產攝影作品的條件(作家、技術、材料、對象主題)所賦予的價值,轉向攝影作品中「影像文本」的閱讀者、使用者所賦予的價值。原先只注重攝影作品生產條件的「傳統攝影教育」,也因此勢必要面臨轉型的主張時,或者今(一九九九)年春天,筆者在台北郭木生文教基金會藝術中心,策畫舉辦以「當代台灣影像藝術展1990-1999」為題的展覽,提出「影像藝術 Imaging Arts」的概念,即將取代攝影藝術的看法,並且用一九九零到一九九九年,十六位台灣視覺藝術家,在長達十年的藝術創作過程中,所呈現的從「攝影」到「影像」的概念轉型與變貌,來佐證這樣的看法時,仍然有許多攝影家甚或攝影教育工作者,一時之間,無法接受這種已經顯露端倪的「事實」。

 

其實我們只要想到,當數位影像技術出現之後,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因為「數位影像作品算不算攝影」、「電腦處理過的算不算『純』攝影」而爭論不休,甚至更早運用複合媒材的影像藝術作品在九零年代中,第一次出現在台北攝影節新人獎比賽的作品群中,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評審裁判,想要設法訂出「符合怎樣的條件,才能叫做『純』攝影作品,否則就應該予以退件」的辦法,來消除自己觀念還無法接受的作品形式。甚至本會一九九七年以「攝影與藝術」為題的攝影專題學術研討會,仍然有許多論文,在爭論是否有「藝術攝影」這樣的攝影形式分類,到底應該叫「藝術攝影」、還是「攝影藝術」才對?(一九九九年夏天,大陸的攝影界也對這個議題,多所爭論)等等。

 

現在我們看來,這些爭論,真正的癥結,都是發生在:由於傳統攝影觀念對攝影的本質真相在認知上的未臻成熟,而造成的不必要爭論。也就是,因為過去的攝影觀念,一直都把「攝影的價值」,放在「生產」攝影作品所需的各種條件之上,才會出現以攝影過程中,所使用的物質型態或製程的方式、主題對象來為攝影分類,從而判定它的價值。前者引起:數位影像是否可以在攝影比賽中拿大獎?混合其他媒材的攝影作品,可不可以參加攝影新人獎比賽?的問題。後者則引起:既然有沙龍攝影、報導攝影的分類,後報導攝影的時代,「應該稱為『攝影藝術』還是『藝術攝影』」時代的爭論。現在我們知道,這些爭論之所以在當時,找不到答案,或者從現在來看,都證明當時的爭論都是多餘的,其原因都是因為,傳統攝影觀念在「命題上的謬誤」所帶來的無謂爭論。

 

更嚴重的是,因為傳統攝影觀念的這種「命題上的謬誤」,也連帶的使得,在面臨二十一世紀全球皆然的,視覺藝術的媒材複合化、視覺訊息傳播的數位化與多媒體化時代,社會產業幾乎開始不再需要只會攝影拍照的攝影師或攝影家的時後,傳統的攝影教育型態,似乎就面臨了無以為繼的恐慌了。

 

其實就像本文開頭所說的:我們只要把「攝影的價值」座標中心,從「物質」取向,轉換到「訊息」取向,這些問題或恐慌,自然就迎刃而解了。也就是:攝影的價值是在它的「影像」軟媒,所攜帶的「視覺訊息」之上,而非攜帶影像軟媒所必須的硬媒(材料)或介面(製程)之上。也因此,攝影的種種分類,其實應該用影像所攜帶「視覺訊息」的內容來分類(如:做為消費訊息載體的影像、做為文化訊息載體的影像)(註11),而非取得影像的過程中,出現的種種物質與對象來分類。攝影的價值,也因此會從原本攝影家的名聲、所使用的技巧、技術、材料、過程所賦予的價值,轉向影像訊息的解讀者(編輯、觀者)、使用者(編輯、展覽的策畫者 curator)所賦予的價值。

 

有了這樣的理解,數位攝影到底是不是攝影?攝影作品到底要讓鹵化銀「純」到什麼程度,或者攝製過程要「純」(完全沒有主觀的參與!)到什麼程度,才能叫做「純」攝影?之類的爭論,就是明顯的多餘了。因為我們討論的重點是「影像」所承載的「訊息內容」,所以這個影像到底是用什麼方法、技術取得的,就根本不成其為問題了。也因此數位影像、鹵化銀影像、電腦憑空捏造、舊貨攤買來的不知誰家的相簿裡照片的影像,都是影像!重要的是,「這些影像,在哪裡?(用法)向觀眾說了什麼話?(訊息)」。其實,影像到底向觀眾說了什麼話?這個問題的解答,根本就在「觀眾自己怎麼解讀這些影像?」裡面。到底影像自己是不會說話的,「影像的訊息」其實是由觀者自己對著影像主動賦予意義的啊。

 

因此,我們知道,只要將傳統的攝影教育從原來的物性研究與物性的操控技術、製程等內容,再加上以「視覺訊息的書寫與解讀」為主體的內容。即便在「視覺訊息的書寫方面」,也要將原本只注重「攝影影像」單一訊息軟媒的生產的傳統攝影教育內容,再加上以「視覺訊息傳播」整體結構為內容(將訊息的取得、轉換處理、貯存、傳播、解讀,視為完整的整體)(註12)的話,傳統的攝影教育就得以成功的轉型了。亦即,新時代的「視覺訊息讀寫教育」,並非否定原有的傳統攝影教育,而是補足原來傳統攝影教育內容在新時代社會對人才需求的不足而已。傳統攝影教育的原有內容,對新時代的「視覺訊息的讀寫教育」來說,仍然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礎部份。就像本文討論過的,畢竟「攝影術」乃是影像傳播科技的「原型」,是二十世紀興起,以影像為主的視覺文明的「原點」啊!

 

所謂「視覺訊息的讀寫教育」是指:在一般教育中,對「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解讀能力和基本書寫能力的培養,在專業技職教育中,對「以影像為主的多媒體訊息」的專業書寫能力,以及視覺深層訊息解讀能力的培養。

 

面對如此變貌,大學裡面的傳統攝影教育,即便被保留下來,它在未來很可能逐漸成為扮演研究或維護那些在十九世紀與二十世紀中間,前人遺留下來的巨量攝影歷史文獻或擔負起保存攝影的各種古典技法的角色。類似當今我們熟知的訓詁、考古、古蹟修護、文化資產保護的學門。前者以研究或維修攝影史上著名攝影大師遺留下來的攝影作品,或政府與民間各學術研究機構,遺留下來的各種影像記錄文獻為主要目的。後者以保存在攝影技術發展過程中,陸續被發明出來的各種古典影像攝製與保存技術(如大蓋爾銀版攝影術、白金調色、彩色轉染法等等)與其材料研究為主。

 

六、訊息密集時代,「視覺讀寫」課程的基本架構

 

針對訊息密集的未來社會,對「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的傳播與接收的大量需求與強烈依賴,在國家的基礎與高等體系中,為一般教育與專業教育設計提供「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讀寫能力」的課程,大約可以分為下列幾種層次:

 

視覺訊息傳播專業工作者。迫切需要的視覺讀寫教育,將有下列幾種不同層次的需求:

 

一、做為視覺訊息專業傳播者 professional visual information communicator 必備的「視覺讀寫能力」的專業教育

 

想要在未來的訊息媒體產業中,尋求棲身之地的訊息傳播專業工作者,勢必需要具備能夠將訊息「視覺化、多媒體化、數位化」的專業書寫能力。這些「視覺訊息的專業書寫能力」應該包括:

能夠將具像或抽象的訊息,予以「轉譯」成有效的「視覺訊息」的能力。

能夠在專業的訊息視覺化過程中,嫻熟的混合運用「文字、影像、圖畫、圖表甚至語音」等五大軟媒,以提昇訊息傳播效率的能力。

能夠運用「視覺訊息數位化軟硬體系統」,有效率的將已經視覺化、多媒體化的訊息,轉化成數位式數據傳播出去,或是將數位式數據,轉化成視覺化訊息的「訊息數位化專業系統」的系統統合運用能力。

由於「視覺書寫能力」與「視覺解讀能力」,本來就具備一體兩面的關係,因此,專業的「視覺解讀能力」的訓練,對「專業書寫能力」的有效訓練而言,是絕對不可或缺的。例如:如果能夠瞭解一般人觀看、欣賞、解讀視覺藝術作品的固定模式(也就是,能夠解讀出一般人常用的解讀視覺訊息的固定模式),我們就可以利用該固定模式,以逆向操作的方式,進行「目標明確、精準表現」的視覺書寫。或是,如果能夠清楚的剖析,歷史上著名視覺訊息作品(做為文化訊息的藝術作品,或做為消費訊息的廣告作品)中,訊息內容與表現形式之間的關係,對視覺書寫能力的訓練,也必然有極大的助益。這就是「視覺心理學」的課程,以及以攝影史、電影史為主要基礎內容的「影像美學」或後述的「綜合視覺藝術表現史」,在專業視覺訊息傳播者的視覺書寫能力訓練課程中,佔有極為重要份量的原因。這類課程也是傳統攝影教育課程中,付之闕如的。

 

二、在非專業一般教育中,「視覺讀寫能力」的訓練課程,又分為下列幾種層次:

在大學等高等教育體系中,美術、電影、表演藝術、文學等藝術學門,甚至其他科學、工程、醫學等非藝術學門的通識教育課程中,訓練學生能夠欣賞視覺藝術作品的「視覺解讀能力」教育課程。

在初高中,甚至小學的一般教育課程中,訓練學生對日常大眾傳播媒體所傳播的視覺訊息(電影、電視新聞、電視節目、訊息視覺化的報章雜誌),加以正確解讀的「視覺解讀能力」教育課程。

在初高中,甚至小學的一般教育課程中,將影像當作與文字並行的第二語言體系,訓練學生使用已經日益普及的,以影像為中心的數位訊息傳播系統,進行簡單的「事實陳述、情感表達」等訊息的視覺化訓練,所需的「視覺書寫能力」教育課程。

七、高等教育體系中,關於「視覺讀寫能力」的專業教育課程:

 

在大學、高職等高等教育體系中,「視覺讀寫能力」的專業教育課程中,在專業的視覺寫作能力培養方面,應該有下列四大方向:

培養學生能夠自由自在的綜合運用「影像、文字、圖畫、圖表」等四大視覺訊息傳播軟媒,進行視覺訊息的書寫。

視覺訊息的生產、貯存與傳播,所需各種軟硬體介面系統相關的知識與技術,也不可偏廢。

鑑於影像在視覺訊息中所佔的重要比重,學生對於「影像」軟媒,也應該達到:既可運用單張或複數的靜態影像書寫,也可以運用動態影像書寫訊息的能力。

同樣是靜態影像,也應該,既可用影像書寫具像的事件報導,也可以用影像書寫視覺語彙華麗的抒情散文、甚至運用影像書寫抽象詩詞等,由淺到深的三種不同層次的視覺書寫能力。

由於現代和影像相關的技術、理論系統,都是建築在傳統的鹵化銀攝影術的基礎之上,在鹵化銀攝影術還沒有完全消失之前,專業視覺讀寫能力,應在鹵化銀影像與數位影像兩者間,尋求平衡的學習。

針對以上五種專業視覺書寫能力的教育需求,淺見以為,除了傳統攝影教育原有的課程之外(註13),應該增加下列幾種課程:一、光線的寫作,二、素描,三、繪畫實習,四、包括黑白影像製作的影像取得與影像操縱實習,五、字型學 Typography,六、版面編排與圖案設計,七、包括動態與靜照的影像寫作練習,八、影像剪接與編輯,九、拼貼與複合媒材及視覺裝置的製作,十、包括色彩管理 CMS: color management system 的數位影像理論與系統管理,十一、包括網頁設計的超媒體文件製作。

 

「光線寫作」課程,在訓練學生在相同的現實景象中,主動運用人造或自然光源的各種照明狀態(光源的面積、照明強度、照明角度、光源分光強度、照明距離等),積極創造全新視覺景象的能力。不論是視覺或是影像,兩者唯一不可或缺的就是「光線」。即便是同一景象,在不同的「光線」底下,視覺內容與影像形式都會產生巨大的變化。和「光線」有關的課程,是一切視覺訊息傳播的最重要基礎課程。傳統攝影教育中,嚴謹的「攝影學」教學,必然包括攝影光學等,有關照明光源的科學知識,也是這個原因。「光線寫作」的課程重點,則在於讓學生瞭解,在取出照相機以前,應該先考慮積極主動的操縱、或觀察照明光線的各種狀態,對視覺影像的影響。

 

「素描」與「繪畫實習」的課程,主要的目的在於訓練學生徒手繪圖的能力。此外,透過「光線寫作」和「素描」的課程,學生應該可以更確實的學習到,影像或畫面中,陰影與暗部的處理,對視覺藝術創作的重要性。「素描」、「繪畫實習」更是混合圖畫、圖表與影像軟媒的多媒體訊息書寫時,至少應該具備的能力。

 

「包括黑白影像製作的影像取得與影像操縱實習」課程的主要目的,在讓學生習得能夠將「單一、靜態影像的視覺美感」或「影像質感」發揮到最大極限的影像生產與操縱的技術。影像數位化技術出現之後,往往有傳統「黑白暗房」教育,將被PhotoShop軟體操作課程取代的說法。其實不然。淺見以為,越是處於數位影像時代,黑白暗房教育越形重要。黑白暗房教育的真義,並不在訓練學生如何沖洗軟片,或如何放大照片的技術而已。更重要的是,透過學生在黑白暗房中,反覆不斷放大沖洗照片的過程中,可以磨練學生對影像質感(反差、層次、濃度、明暗分佈)的視覺美學的敏銳度與視覺判斷能力。事實上,黑白影像的影像質感,及其視覺美學事實上也就是彩色影像美感的基礎。

 

「字型學 Typography」課程主要目的,在讓學生運用不同的字體字型 Font,當作視覺美感訊息甚至賦予特殊意義的視覺表現能力。我們知道即使是同一張影像,如果包含視框的視野基底 ganzfeld(註14)大幅度的改變,該影像就會被賦予不同意義。同理,即便是同一個文字,如果使用不同造形的字型(如:使用瘦金體的「台灣」二字,和使用勘廷流體的「台灣」二字),該文字就會被該字形賦予不同的意義。如何在特定的表現目的下,選用最適當的字型,便是混合文字與影像軟媒的多媒體訊息書寫時,至少應該具備的能力。

 

「版面編排與圖案設計」課程的主要目的,在於讓學生習得將文字、影像、圖畫、圖表等視覺軟媒,混合運用在一個版面視框中的訊息軟媒統合能力。和後述「拼貼與複合媒材及視覺裝置的製作」課程不同的是,前者著重於訊息軟媒在同一視框中,以相對空間特性(大小、位置)的視覺整合為主要目標,後者以異質的質感與質感所具視覺訊息的整合為主要目的。圖案設計課程,則在訓練學生習得,以簡化圖形表現具像或抽象概念的能力。這在運用綜合視覺軟媒從事視覺書寫能力的訓練上,也屬於基礎課程。

 

「包括動態與靜照的影像寫作練習」以及「影像剪接與編輯」的課程,在於培養學生習得成熟的影像寫作能力。亦即:既可運用單張 single frame image 或複數的靜態影像 multiple images 書寫,也可以運用動態影像 motion picture 書寫訊息的能力。即使是,同樣使用靜態影像或同樣使用動態影像,對於相同的訊息內容,學生也應該透過這些課程達到能夠運用影像將該訊息書寫成「具像的事件報導」,或者將該訊息用影像書寫成「視覺語彙華麗的抒情散文」、甚至運用影像將該訊息書寫成「抽象詩詞」等,由淺到深的三種不同層次的視覺書寫能力。

 

「拼貼與複合媒材及視覺裝置的製作」的課程,前者主要在培養學生,運用不同觸覺質感的複合媒材(如:金屬、紡織、紙張、木材、液體、土壤等)所能攜帶視覺訊息在同一視框(立體的或平面的)中,訊息相互統合的能力。這樣的能力,不僅對於運用足以模擬觸覺質感的數位影像軟體的創作訓練,極為重要,對於混合不同視覺訊息軟媒於一體的視覺書寫能力的訓練,更是不可或缺。

 

「包括色彩管理 CMS: color management system 的數位影像理論與系統管理」課程,主要在訓練學生對於視覺訊息的數位化系統介面的理論性瞭解,以及對系統的實質控制能力(如:系統回路、檔案格式的瞭解與簡單的故障排除等)。和上述各項課程,大多屬於想像、創意、空間整合的右腦型訓練不同,以訊息數位化系統的硬體、軟體、韌體的系統架構,訊息交換回路等為主要內容的這個課程,是以電子工程為基礎的理工型課程,是屬於左腦型邏輯、推理的訓練。對於工作上主要運用訊息軟媒,專事視覺訊息書寫的人來說,有關訊息數位化電子工程系統的細部,固然不需涉獵太深。但是由於這些機具都是他們進行專業工作時,必須分秒面對的,因此至少在基礎理論的瞭解、系統回路與檔案格式的設計、簡單的故障排除等知識與技術,也是缺一不可的。

 

「包括網頁設計的超媒體文件製作」課程,可以算是整個「視覺書寫能力」的專業教育課程中,最末端的集大成課程。透過這個課程,學生應該習得,可以綜合運用上述各項基礎與專業視覺書寫能力,將文字、影像、圖畫、圖表等視覺訊息軟媒,甚至語音軟媒,混合成超媒體文件或訊息互動的文件製作。

 

在高等教育體系中,專業的「視覺訊息解讀能力」培養,淺見以為,應該包括下列幾種課程:一、影像理論,二、以探討視覺生心理構造為主的認知心理學(或簡稱視覺心理學 visual psychology),三、語意符號學 Semiotics and Semantics,四、範圍涵蓋東方與西方的:美術史(繪畫史、建築史、設計史、雕塑史)、攝影史、電影史、動畫史等人類文明的視覺藝術表現史 history of visual representation,五、包括對媒體認知的大眾傳播理論、七、網膜像的解讀訓練。

 

「影像理論」課程,主要在探討做為訊息載體的「影像」的本質特性。由於影像本身具備了既是「現實景象的複製」,同時又不是「現實景象的本身」之類,既真又假的弔詭性格。而且在「現實景象、影像取得者、做為媒介材料的影像」的三角關係中,影像的內容本身必然隨著「現實景象與影像取得者」之間,在心理層面上的互動,產生動態性變化的對映關係。觀者從特定影像所能提取的內容,必然隨著觀者對影像理論的理解程度,而明顯的不同。因為影像對現實(物理世界的現實與影像取得或編輯者的心理世界的現實)的再現性本質所引發的「視覺像visual image與網膜像 retinal image」之間的問題,當然也是影像理論課程的重點。據此,影像理論的課程內容,也必然和視覺藝術表現史、視覺心理學、語意符號學、社會心理學等課程有密切的互動關係。因應一般教育與專業教育的需要,影像理論課程,可以修訂成初級與高級兩種。兩者分別需要一學期兩個學分。對專業教育而言,影像理論應該是必修的課程。

 

「視覺心理學」的課程,主要在探討人類的視覺生理與心理的構造,在視覺訊息傳遞與處理的過程當中,對物相實際反射的光線狀態,做了多少的扭曲與改變,並探討其原因。在視覺形成之前,不僅眼球網膜視神經的種類、分佈與特性、側抑制、包括點狀掃瞄等各種眼球的運動、視覺訊號傳導的路徑等等視覺生理器官與機制,會對視覺內容產生極大影響,大腦處理訊息時,自動產生的群化作用、比較作用、簡潔化、恆常性、異方性等等視覺心理機制,以及大腦長短期記憶的機制對視覺訊息處理機制的制約等等,都會對最終所得的視覺結論產生巨大的影響。視覺心理學的課程,不僅可以幫助學生從根本解決在包括圖畫、影像、動畫等一切視覺對像物件的創作上,如何精準控制觀者的觀看流程、尋求美感構成等視覺美學的結構性問題,更可以幫助學生理解視覺藝術表現史上,著名作品的內在視覺結構,甚至在創作時,逆向操縱觀者對作品的解讀作業。對視覺書寫能力以及視覺解讀能力的訓練,視覺心理學都是重要的核心課程。對於專業影像教育的課程而言,視覺心理學應該是上下學期各兩個學分的必修課程。

 

「語意符號學」課程,主要在探討將「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軟媒」做為一種「語言體系」運用時所需,有關「語言表象與意義」之間的符號各種結構關係,以及做為語言體系所需的修辭、句型結構、隱喻、轉喻、脈絡等語言結構體系。對於將要運用訊息軟媒進行視覺的敘事、表現、意涵的抽象化等視覺書寫能力的訓練而言,語意符號學(或圖像學iconology)、視覺藝術表現史,都是重要的必修科目。尤其對於必須密切依賴視覺語言的句型、視覺的文法運用的電影、電視、動畫等動態影像的製作,以及視覺雜誌編輯等視覺書寫能力的訓練,語意符號學的課程,更是不可缺少的必修科目(註15)。

 

「視覺藝術表現史」的課程,主要在研究範圍涵蓋東方與西方的:美術史(繪畫史、建築史、設計史、雕塑史)、攝影史、電影史、動畫史等視覺藝術表現史。就像一般教育要讓學生學習「造句」一樣,對於視覺解讀或書寫而言,不論東西方的歷史,先人在過去的歲月裡,在不同的視覺領域中,留下來無數叫後人傳頌不已的偉大作品,每一件都是值得後進學生,效仿學習視覺表現上「視覺文法、視覺句型」的典範。只要用心尋找,上述視覺藝術表現史中,隨時都可以找到可以讓我們學習將各式各樣的感動、抽象概念、意象等創作動機「轉譯」成具像視覺作品的典範。在論文的前面我們已經充分瞭解,未來的訊息密集時代,人們在傳遞訊息時,已經可以任意將原本無法相容的五種軟媒,操縱在同一件訊息裡面。而且影像軟媒也勢必在未來的訊息傳遞中,擔任極為吃重的角色。因此過去的大學教育裡面,美術系學生只學美術史、電影系學生不學攝影史、攝影系學生只學攝影史的例子,勢必會讓學生在未來訊息多媒體化的時代,有所不足。不論對視覺書寫能力以及視覺解讀能力的訓練而言,視覺藝術表現史,同樣都是重要的核心課程。對於專業影像教育的課程而言,視覺藝術表現史,應該是分成四個學期,各兩個學分的必修課程。

 

包括對媒體認知的大眾傳播理論課程,主要在討論包括訊息傳播媒體在社會文化的結構中,訊息的流通機制對受眾最終接受訊息本身的影響。事實上,目前台灣多數設籍傳播學院的各種科系,大多安排有此類課程。

 

「網膜像的解讀訓練」課程,主要訓練學生解讀網膜像(所能攜帶訊息)的能力。由於影像書寫時,創作者對當下場景經由「視覺像」所得的認知,與事後取得該場景的「網膜像」之間,在訊息傳遞的內容上,實質上存在著極大的差異。這樣的差異,主要來自對網膜像的包括視框在內的視野基底的賦予與運用。因此經由編輯或媒體管理者,以某種形式採用的網膜像,會因著使用方法的不同,對網膜像所也會賦予不同的意義。一般人往往會誤以為只要會照相、攝影,就會解讀網膜像(例如:從眾多的底片影像中,選擇適當的底片放大),甚至往往有許多攝影師,堅持要自己編輯、使用自己拍攝所得的影像。更有以為版面編排、設計者等人,因為不是影像的取得者,就沒有資格使用影像。此類認知的偏差,主要來自當事者對網膜像所承載訊息內容的解讀能力的缺乏。因此,「網膜像訊息的解讀能力」課程對以影像為主的視覺書寫能力的專業訓練而言,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八、一般教育中,關於「視覺讀寫能力」的課程

 

如前述,在非專業一般教育中,「視覺讀寫能力」的訓練課程,可以分為:

在大學高等教育體系的通識教育課程中,訓練學生能夠欣賞視覺藝術作品的「視覺解讀能力」教育課程。目前台灣大多數大學的通識課程中,只有關於西方美術史的課程。這樣的課程固然有助於學生對視覺藝術作品的解讀能力,但是在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日益氾濫,而且一般人對此類訊息的依賴日深的現代而言,只有美術史的通識課程,顯然是極為不合時宜的。和專業教育中,視覺解讀能力訓練的視覺藝術表現史一樣,淺見以為,大學教育中,有關視覺解讀能力的通識課程,應該採用包括攝影史、電影史、動畫史的視覺藝術表現史。

在初高中,甚至小學的一般教育課程中,訓練學生對日常大眾傳播媒體所傳播的視覺訊息(電影、電視新聞、電視節目、訊息視覺化的報章雜誌),加以正確解讀的「視覺解讀能力」教育課程。這類課程除了視覺文法、影像語言等實質的視覺訊息的解讀之外,更重要的是讓學生瞭解,現代生活中「影像是否代表真實事物的複製與再現」以及訊息發送端的政治立場,可以如何扭曲訊息的內容本身的訓練。這些課程目標,也許可以透過讓學生使用數位攝錄影機或數位相機,實際製作虛構的故事的實習課程,讓學生瞭解影像的可操縱性與真偽並存於一體的弔詭性。

在初高中,甚至小學的一般教育課程中,訓練學生使用傻瓜相機或數位相機等,進行簡單的「事實陳述、情感表達」等視覺書寫訓練。就像以往訓練小學生書寫日記、我的爸爸、我的家庭等短文一樣。其實「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傳播」,已經在二十世紀末的今天,成為訊息傳播主流的趨勢來看,目前正在小學、初高中上課的學生,不論他們日後以何為業,日後勢必都要面臨在工作上,必須向他人提出「工作簡報、企畫案簡報」甚至製作文宣的機會。此時運用影像或其他視覺軟媒,進行視覺書寫的基本能力,就十分的事關緊要了。淺見以為,教育當局應該儘早在國家的基礎教育體系中,規畫此類初級「視覺書寫能力」的課程。

九、結論

 

隨著時代腳步不斷的前進,人類文明的深度與廣度,必然與一切仍然單純的從前大不相同。做為影像生成與貯存技術的原型的攝影術,已經在二十世紀末,完成了它做為開啟人類文明中「視覺時代」的階段性使命。傳統「攝影教育」也必然隨之功成身退。

 

隨著訊息主導一切的二十一世紀來臨,「視覺讀寫能力」教育,勢必成為訊息社會高等教育體系中,有關訊息傳播教育的主流。以往僅限於專業的、以攝影影像的取得與處理技術為唯一教育目標的傳統攝影教育,也勢必轉型成為:以訓練能夠將所有訊息內容「視覺化、多媒體化、數位化」等視覺讀寫能力的「視覺訊息傳播專業教育」。

 

由於以影像為主的視覺訊息,已經氾濫在常民的日常生活當中,甚至成為常民認知世界變化的主要訊息來源,在一般教育中,教導學生認知影像中真假訊息並存的弔詭特性,分辨訊息真偽,避免為另有居心的媒體間接操控的「視覺解讀能力」,成為十分必要。同時由於影像的取得與傳播所需的軟硬體系統,已經在二十世紀末,以簡易化、平民化、生活化的型態出現,加上以文字、圖畫、影像甚至語音等多媒體呈現訊息內容的網際網路,已經足堪與現實世界並論影響,在一般教育中規畫基礎「視覺書寫能力」課程的必要性,也已至明。

 

註釋

註1

A world history of photography, Naomi Rosenblum, 1984, 頁 15。

註2

Photography and society, Gisele Freund, 1980, 頁 9。

註3

In search of the human mind, Robert J. Sternberg, 頁 168。

註4

認知心理學:理論與應用, 鄭麗玉, 1993, 頁 67。

註5

同註4,頁 66。

註6

同註4,頁 65。

註7

同註6,頁 70。

註8

同註1,頁 393-417。

註9

這是因為,在視、聽、嗅、觸、味等五官當中,不論從接收訊息的同時,自體與對象可以保持的安全距離,以及訊息密度、精確度等等各種角度來看,視覺都是五官當中,訊息傳遞的效率最高的感官。

註10

包括影像的任何視覺對像物件,所能負載的視覺訊息內容,可以分為下列三層:一、影像所代表的攝影現場的劇情變化,或是事物的輪廓造形,所代表的事物分類的特徵。亦即,做為視覺辨認訊息載體的部份。二、構成影像的視覺元素,所呈現可以使視覺感官,產生特定情緒反應的視覺特質,以及視框與影像間視覺結構,所呈現的視覺語言的特質。亦即,做為視覺語言訊息載體的部份。三、影像本身所意涵的符號性意義。亦即,做為引發觀者進行視覺思考訊息的部份。人像攝影採光的視覺表現與其美學理論初探,吳嘉寶,中華攝影教育學會 1997 國際攝影學術專題研討會論文集。

註11

攝影影像價值判斷基準的變遷,吳嘉寶,中華攝影教育學會 1998 攝影學術專題研討會論文集,頁108。

註12

影像教育在印刷教育中的定位,吳嘉寶,兩岸三地印刷傳播高等教育研討會論文集,1996, 頁 186。

註13

以世新大學平面傳播系攝影組,88學年課程為例,除了一般課程之外,專業科目課程共有:第一學年:傳播與社會、電子計算機概論、攝影學、攝影應用、平面傳播科技概論、色彩學、藝術創作概論、藝術欣賞概論、電腦應用概論、攝影科學、智慧財產權概論。第二學年:新聞學、攝影藝術、敏感度測量學、基礎專業攝影、新聞及報導攝影、彩色放相、彩色放相應用、電腦影像處理、相機工學、進階暗房技巧、鉛筆人物素描、平面設計、鉛筆靜物素描、鉛筆人物素描、自然攝影、平面傳播科技與網路應用。第三學年:攝影史、攝影創作、畢業製作、視覺心理學、攝影專業應用、進階專業攝影、非直接攝影技巧、進階彩色放相、新聞及報導攝影、電腦平面設計、電腦繪圖、分區曝光顯影系統、攝影風格創作研究、攝影與印刷、人像攝影、服裝攝影、攝影編輯與採訪、建築攝影。第四年:畢業製作、攝影思潮、階調複製學、永久保存方法、攝影欣賞與解析、碳筆人物素描、碳筆靜物素描、專題講座、交談式電腦多媒體、科技攝影。

註14

同註11。

註15

同註3, 頁 312。

 

Copyright © Wu Jiabao.

著作權為吳嘉寶所有,任何形式的複製,均應事前徵得作者的書面同意。

Copyright © 2020 視丘攝影藝術學院. Web Maintained: Redd Studio.